白癜风的诊断确诊,主要是医生凭经验,用肉眼观察典型临床表现判断,但是表现为色素减退性白斑的疾病太多(请参考我的文章《不是所有的白斑,都叫“白癜风”!》),很容易误诊,尤其是早期白癜风,临床表现不典型时,确诊较困难,激进的医生会建议立即按照白癜风治疗,保守的医生则会建议观察等待,二者都要冒一定的风险。



  而随着医学进步,在白癜风辅助诊断技术方面,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如伍徳氏灯、皮肤CT、皮肤镜以及皮肤组织病理等检查。

  1.伍徳氏灯(WOOD灯)

  目前皮肤科最常用的检测色素异常性疾病的辅助检查手段,尤其在白癜风的辅助诊断以及疗效判断方面应用更广泛,在伍德灯下,黑素吸收全波段紫外线,若黑素减少则折光强,显浅色或白色,而黑素增加则折光弱,显暗色,以此来判断患者皮肤上的白斑是否是患白癜风。

  临床上肉眼有时难以发现正常皮肤,特别是白皙皮肤上的浅色斑,而Wood灯下白癜风的皮损为亮蓝白色或瓷白色,与周围正常皮肤对比反差明显,界限清楚。尤其当白斑中开始出现毛囊复色时,复色初期在自然光线下表现并不明显,但可以借助Wood灯来观察而得以确认。

  而其他“白斑”如白色糠疹、炎症后色素减退斑等在Wood灯下为黄白色或灰白色;花斑癣为棕黄色或黄白色;贫血痣的淡白色皮损则不能显现。

  2.皮肤CT(共聚焦激光扫描显微镜)

  是基于光学聚焦原理,利用计算机三维断层成像技术,直观实时、动态的观测皮肤病发生、发展及其皮损情况的先进检测仪器。

  皮肤CT不但可以定量比较病损和正常皮肤色素之间的差别,为白癜风的诊断提供了辅助依据,还可以直接扫描出白斑皮下黑色素细胞的数量或黑色素细胞是否存在,为白癜风的疗效评估提供可靠依据,尤其对早期白癜风和原因不明白斑有鉴别和确诊意义。

  3.皮肤镜

  是一种可以放大数十倍的偏振光皮肤显微镜,通俗点可以说就是个特殊的“放大镜”,主要用于观察各种良恶性色素肿瘤如各种色素痣和恶性黑色素瘤等,而应用于白癜风则是近年来的新应用,检查的重点是观察白斑中有无“毛周色素残留”情况。

  皮肤镜下白癜风进展期毛周色素残留发生率显著高于稳定期;另外,在白癜风皮损中可观察到毛细血管扩张、早期色素岛形成和皮损周边色素加深等,这些现象与白癜风病程发展不同阶段和近期有无治疗史有关。

  而其它“白斑”,如花斑癣、炎症后色素减退、白色糠疹、老年性白斑、先天性无色素痣、贫血痣和特发性滴状色素减退症未见毛周色素残留。

  临床上发现,皮肤镜对白癜风的早期诊断和确诊不如皮肤CT和WOOD灯,不作检查首选。

  4.皮肤组织病理检查

  即用环钻或手术刀取一小块白斑皮肤,通过特殊染色,在显微镜下观察病变处的细微结构变化。

  白癜风的组织病理改变与黑色素细胞受破坏符合。在较早的炎症期(极早期)可观察到白癜风边缘处的表皮水肿及海绵形成,真皮内见淋巴细胞和组织细胞浸润;已形成的白癜风损害主要变化是黑色素减少乃至消失;经紫外线照射的皮肤可见反应性角质增生,初期真皮表层还见有噬色素细胞;病变边缘色素沉着处的表皮黑色素细胞内黑色素体增多(稳定期)。

  当各种无创检查都无法确诊的情况下,可以选择本方法来协助诊断,但临床上罕有患者愿意,另外经过无创检查再结合临床表现基本上都可以确诊。

  最后小结一下,以上四种方法是目前临床上比较常用的诊断白癜风的检查方法,尤其以“无创性”的前三种最常用,其中皮肤CT价格相当较贵,但是准确性相对较高;而WOOD灯对于早期、病程短、临床不明显的白癜风皮损的发现,可能更有优势;可见单一方法都有利弊,所以临床上多采用几种方法联合检查,如WOOD灯+皮肤CT/皮肤镜等,可以提高诊断的准确性。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何种检查方法,都必须结合临床表现来综合考虑后下诊断。推荐阅读: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首推ReCell技术

  另外,医学和科技都在不断进步,有可能若干年后,这些检查手段都会被更新、更方便、更精准的检查方法所取代。